白二虎w

超凡绝伦人中龙凤

【双豹组】一个真正的合家欢结局 3

来吧,黑豹二的剧本太太来写吧!!!天秀!!!

-不敬-:

感谢大家的留言、喜欢和推荐!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qvq!




副标题:包容乃是绝胜之道


1.




这可能是一场噩梦。




苏睿紧紧地握住她母亲的双手……又或者,是她被母亲紧紧握住了双手?她们仿佛都在努力的给对方提供一点点温暖……因为此情此景令她们震惊到全身发凉。




就在一天之前……甚至都还没到24小时。那时苏睿还是全家最离经叛道、蔑视传统的人。而她兄长就只用了还不到三分钟的宣言。就让在场的几位活古董只能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位已经再次、再次证明了自己实力的王……这甚至是有些好笑了,毕竟就算此刻他们再有意见,也最好乖乖憋回肚子里去。除非他们指望由她来挑战瓦坎达的国王,当上女王后再杀死那个已经挑战失败却不肯投降的‘表亲’,以证明祖训的不可违抗。




但看上去其实不止她一个人把国王的威严当做不存在……令她意外的是,站出来的人竟然是河族的长老。




“吾王!您不能只是用血债来形容这场叛变——无论那小子是个外来者,还是个亲王!他都是挑战中失败的那个!他代表着变数,他代表着威胁!”他看上去真的很激动,他还在继续喋喋不休。苏睿虽然没有再继续认真听,但她也必须承认,其实这位长老说的很有道理。




……其实这次从一开始,她就不是很想要站在兄长这边……他真切的伤了她的心。他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这是苏睿有生以来第一次发觉自己在面对她的哥哥,她的家人,她的…王时是那样的无力……当特査拉决定了要做一件事时,他竟然是那样的坚决和不可撼动。




她以为自己在迎回特査拉时会给他一记重拳来表达自己对他的愤怒……她甚至都带上了力量手套。但在她看到他的哥哥穿过走廊,站到她面前的瞬间……她就变得什么也说不出,什么都不敢做。




她恨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表亲’……她恨这个叛乱者。她恨他。他改变了特査拉。他让她的兄长变得陌生。就算特査拉下一秒就冲她微笑,拉过她的手请求她的原谅……她也深深得记住了她唯一兄长刚刚的那个表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她实在不想帮他。




“可他现在还有什么威胁?”苏睿的声音透着点冷淡的敷衍。“没有心形草的力量他都赢不了特査拉。而现在我们的王取回了他的神力,他现在还能带来什么威胁?他就只是个随时都可能被处死的囚徒,他……”




“事实上,我并不打算囚禁他。”




苏睿的脑子嗡了一下。她隐约听到了在座除了她们兄妹外所有人的惊呼声。有那么一刻她似乎是没能忍住自己的冲动——她真想冲上去,狠狠的、狠狠的给特査拉一拳。甚至,她都想要篡位了。




可她只是十足克制的,瞟了特査拉一眼。




特査拉露出来到会面厅后的首个笑容。他苦笑了一下,微微低头接收了这记来自妹妹的杀人视线。随后平静的继续扔出炸弹。




“我已经提到了先王曾独断的决定一名族人的生死,他的行径无论加以任何理由都足够不智。这已经是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代代都生活在一起,彼此间密不可分。”特査拉望向瓦卡比。他的朋友,他的战士。他们间的关系已经被‘不信’而摧毁。他身为王却令他的朋友失望。“但这并不是说我们间就没有不同的想法。一直以来我们存异求同,舍小取大……但国王的话语权依旧是太大了。”




这已经是不止于是惊呼了。他还听到了尖叫声。但特査拉只是直视着瓦卡比的眼睛。瓦坎达的边境族长也同样沉默而坚毅的望着他。




“所以你要留下他。”




瓦卡比凝视着他,平静地说道。




随后尖叫变成了怒吼。奥克耶狠狠的将长枪顿在了地上,让它发出了更刺耳的尖鸣——她出离的愤怒了,她甚至是在恐惧了——但有人比她表现的更加激烈。




其他几位族长看上去同样想撕了瓦卡比。甚至有人真的站了起来。特査拉立刻一挥手,周围的战士们便立刻跟着的做出了示意众人冷静的手势。




特査拉顶着这尖叫,和他母后那惊恐而失望的眼神,继续平稳的说完。




“所以我会留着他。”特査拉重复。“他的确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他也的确看到了我看不到的东西。我知道我们间同样有人为同胞们的遭遇而不甘、而愤怒、而憎恨……可能我们的确隐忍的太久了……太久了。但和平是我们最为珍贵的宝物,我也依旧不打算让我们的孩子去面对自己的双亲就是侵略者之一的血淋淋的事实……所以我会留着他。我会和他谈谈。无论他是去是留。他都将作为瓦坎达的一员来决定自己的退路。”




特査拉不再只盯着瓦卡比一人。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了友人眼中的动摇与震撼。他扫视过众人。在他们神色各异的脸上找到了那相通的敬畏和迷茫的喜悦。




“他证明了自己是勇猛的战士,而我将要带领瓦坎达、带领你们……走向真正的无二的繁荣。不要把这当做儿戏,如果有任何人敢当着我的面蔑视我们将要面对的——那我不介意立刻就为他上一课。”




瓦坎达的王冷酷的扫视他的臣民。他的妹妹一脸惊恐,他的母亲恢复了骄傲。他看到他的友人们惊愕而亢奋,他看到他的长老们重拾热忱。




“而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若我倒在了将理想实现的途中。你们要记得、要看到……纳贾达卡。他会是那宝贵的火种之一。”




2.




埃里克挣扎着醒来。




他伸出手扶住自己的头……很难言这是种什么感觉。鉴于他能百分百肯定自己被麻醉过,就在那座悬空‘棺材’里。因为他是绝无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失去意识的……但没有宿醉感,他竟然一身轻松。看来这鬼地方的麻醉剂也同样属于高级货。




埃里克微微侧过头,并没发现有拴住他四肢的铁链存在……杀人魔头嗤笑一声。这是他的不对……他总是把这地方幻想的野蛮而又先进。这可真蠢,看看吧——埃里克抬起手臂欣赏起这块金色的‘护手’。他猜这就是项圈的替代品了。恐怕是那个小公主送他的专属伊丽莎白圈。这可还有点好看呢。上佳的皇室品味,难道还打算带他去见人么?




埃里克眯着眼睛看了看这间囚室,随后有了个不好猜想。这黑银风格的大屋尽管未来感十足,但却更像是间客房——大又空旷的室内竟然就只有他躺着的这张大床和墙边那亮黑色的‘衣柜’。这让埃里克厌烦的皱起眉,他试图让自己尽快重新冷静下来……但一股无法消去焦躁却继续支配着他的情绪。他应该是感到了恶心。埃里克怀疑自己是真的败在了一个智力障碍者的手上,还是说他的血仇其实是迫不及待的想死?他就这么处置一个想要他的命的人?




——他恐怕根本没把你当成一个威胁。他根本没把你视为一个挑战。




在埃里克猛然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就立刻被怒火点燃了。




——跳梁小丑、可悲的输家!等着吧,说不定一会儿那该死的‘王’还会走进来可怜你呢——




埃里克的愤怒来的极为突然,但同时也十分的训练有素。几乎是瞬间就驱赶了他潜意识中的不安和焦虑。重新点燃了自己的激情。但突兀的,房间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为什么你的血压突然升高了?”




埃里克顿时愣住了——随后他猛地醒悟过来,一种不受控制的被操纵感令他惊讶而真正的暴怒。接下来特査拉就被迫看到:他那重伤刚被治愈的堂弟,瞬间的从平和状态转为肌肉绷紧,精壮的躯体似乎随时都能发起一次突袭。




纳贾达卡看上去出离的愤怒着,他昂起上半身,向着他不知道在哪儿的敌人怒吼。




“你的窥视欲是不分对象的么?国王??给我滚出来——你害怕和我面对面么??哈?!”




特査拉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他感到头疼。真的头疼。




他刚刚是不是甚至看到纳贾达卡的金牙了……?




特査拉迅速的调整了他耳机的音量。想着自己恐怕最好快点说点什么……但他怀疑自己的思路是不是都被纳贾达卡刚刚的怒吼给驱散完毕了……他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




…………特査拉是真的完全摸不清纳贾达卡愤怒的爆点。刚刚那句话他甚至是替健康管家问的……




特査拉满怀的无奈和无语。但却丝毫没有被激怒。这有点难以形容,但敏锐的黑豹察觉了他堂弟身上发生的某种变化。纳贾达卡看上去和在悬崖时明显不一样了。尽管此刻的他看上去比那时的态度更加嚣张恶劣,但特査拉却敢肯定。杀人魔头没有刚见面时那么冲了。




“……我正在过去的路上。”




埃里克听见这间屋子这么‘说’着。




那声音有点闷。听着就能感觉到声音主人的困惑。




“到了我会敲门的……柜子里就有新的袍子,borther”




埃里克刚被瓦坎达王这谦卑的态度弄得一阵心烦,就听到了那最后一个单词。说真的,其实埃里克的特工生涯令他将克制变成了一种本能。他真的很少会将愤怒这一情绪保持这么久——久到他几乎都要疲惫了。但那该死的黑豹却成功的在最后一刻再次将他引爆。令他羞恼到想立刻一刀插死他——




特査拉并没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恶劣行径给他堂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不是人人都有能力凭一个单词气炸一个特工的……但瓦坎达王在说出最后一个词后变得心情很好。他切断了这次单方面的‘探病’,决定过去后一定要告诉纳贾达卡怎么打开通讯设备。于是黑豹没能看到自己血亲在目瞪口呆了一会儿后,缓缓从嘴里憋出来的最后问候。




“F-U-C-K。”




3.




而最终埃里克还是强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他决定直视某种可能——他只能直视这种可能。




可能特査卡的儿子的确是个远超他想象的天真疯子。一个软弱‘仁慈’到他只能一边呕吐一边接受这种现实的愚王。




埃里克隐约能听到脑袋里有声音正在嗤笑着。嗤笑着他那愚蠢的懦弱。嗤笑着他被血仇的一点小恩小惠就收买了……可他还远没疯狂到愿意去欺瞒自己。他很清楚自己的判断恐怕并没出错。




这让杀人魔头焦躁的捏紧拳头。




这真的令他恶心。令他感到一阵无力。令他感觉自己正在被削弱。




——特査拉跳下悬崖,就像个真正的天选之主那样,将他这个已经失败了的挑战者带回了瓦坎达——




有个声音还小小声的重复着:那男人甚至还希望他留下来,留在故乡。




埃里克发出一声嘶吼——他迫切的想要破坏点什么,但这该死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他心乱如麻。




他早就过了会埋怨命运的不公的年纪了——他早就不再是个孩子了!他已经成为了甚至只是承认自己憧憬、甚至爱恋那迷蒙神秘的故乡都会令人感到害臊的成年人。他早就是个男人了。




他老早就能理解什么是‘政治’了。




埃里克并不知道自己在愤怒些什么、在焦虑些什么、在犹豫——些什么。他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臂,不准许自己在有可能的窥探中落于下风。他摸到了手臂上的印记,这些疤痕……




这些证明。




……当他得知通常这种印记代表着的是荣誉时,他也在自我嘲讽中迷失过一个瞬间。就像是他从克劳那里得知是他父亲向那疯子透漏了瓦坎达的‘真相’时那样……是的,他迷失过。他甚至曾怀疑自己的生存意义。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埃里克勾出一个残暴而自嘲的微笑。




……他也早就过了非要把私欲合理化的年纪了。这些杀戮……这些仇恨……统统化成了他生存下去的斗志。这就是他的信念,这就是他的坚持。这就是他见识到的世界。哪怕充满了歧视与不合理,哪怕处处饱含压迫……


这是他梦想的由来——这造就了他。




而特査拉毁了他。




埃里克在自己手臂内侧抓出了几道血痕。他弓着身体,低垂着头。




…………瓦坎达的王。




哈……瓦坎达的王。




——瓦坎达的王撕裂了他幻想中那愚蠢守旧而贪婪的仇人形象,向他伸出了手。




他要他为瓦坎达而活。






——————————————————————————————————————————————




……没能写到对话十分抱歉。这章大致铺垫了一下我心中埃里克的形象。




我理解的埃里克是极端的希望能融入瓦坎达而不得的。可他是个极聪明的人,在继位后迅速的意识到了故乡对他的本能排斥。所以立刻就在下一次叛乱到来前进行了自己需要的军事布置,并烧毁了心形草。在他成长的岁月里,不断的把对家乡的爱投射到同一肤色的同胞身上,所以在意识到故乡不能满足他的归宿需求后,立刻就倾尽全部也要改变同族的命运。


作为一个瓦坎达人,这可以说是与世界为敌程度的不负责任。他不是搞政治的料,所以就选择了成吉思汗般的力量压制法——但考虑到漫威的世界观,我完全不认为瓦坎达的革命能真的成功。这会带来极大的反弹——或让更多人反思对黑皮肤歧视带来的恶果,或让仇恨加深并合理化。埃里克的行为是让瓦坎达成为改革的第一炮,让故乡只剩化为灰烬这一条路可走。


而对于复仇这段感情的处理。我倾向于——他清楚自己的恨是私人化的。他可能甚至不知道国王也没权利擅自处死亲王。他就只是恨。年幼时他误解特査卡是为了权利杀死他父亲。而他找到了克劳,得知了父亲的所作所为后,他也就很清楚其实父亲的确是那个‘背叛者’了。我认为这对充满了对故乡迷恋的埃里克而言肯定是极大的冲击。所以最终,他的仇恨变成了私人式的。是只针对特査卡的。他想夺走的是身为特査卡的儿子的特査拉的一切。




所以本文的特査拉在拼死救他和希望他为故乡而活的两个关键节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让埃里克开始对他产生的信任感。但对埃里克而言这信任是极为危险的,所以他才焦虑、犹豫。他无法坦诚的面对这种感情。




(小论文了抱歉抱歉)求有不同看法的同好们和我讨论一下,以及QAQ我是靠支持活着的作者!求喜欢、求推荐、求留言qwq




小剧场:




罗斯一脸古怪地看着埃里克·杀人魔头。




……嗯,他看上去真是……很瓦坎达。




可这危险分子一脸的厌烦,就好像身穿最顶尖科技制成的皇室服装也配不上他一样。罗斯可实在有点羡慕这家伙——搞什么?这是80年代的小说么?穷小子突然继承了一大笔远方亲戚的遗产?


……更何况这家伙之前还搞过恐怖袭击、甚至他还想杀死他现在的顶头上司——一个国王!天知道他刚听说特査拉甚至不打算监禁他时是多么的震惊……




但这就是政治。




“这是你的新护照。”罗斯谨慎的把小本子递过去。手握无疑是全地球最先进科技的瓦坎达王已经对罗斯的上司展现出了足够的善意。所以这就是那位高层能给这位王的回馈了。




杀人魔头迅速的接过了他手上的本子,不耐的瞟了眼姓名栏的‘埃里克·史蒂文斯’以及后面的‘纳贾达卡’。随后这黑人青年嗤笑一声,抬眼危险的盯着罗斯。




“所以这是什么感觉?”




罗斯愣住了。




然后他惊恐的盯着杀人魔头,看上去像是想掉头就跑。




而埃里克同样被他的反应搞得愣住了。他不明所以的看着罗斯——他只是想问问来给他这样上了政府黑名单的人送新的身份证明是什么感觉而已?




有什么做贼心……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和苏睿约会——我们的确私下见了几面,我、我、我——我没有故意牵她的手——我——”




埃里克也愣住了。随后他那金色的护手中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沉闷的、危险的声音。




“他说了什么?”




埃里克迅速的反映了过来,看着更加惊恐的‘特工罗斯’,露出了一个善意十足的呲牙笑容。




“哦,他说他和苏睿正在约会。哦,还牵手了。”


(设定中苏睿对罗斯有好感。但罗斯认为她就是个小女孩儿,并且也不忍心直接拒绝一位女性。罗斯探员一直想和特査拉解释一下这件事,所以满脑子都是这个)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