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二虎w

超凡绝伦人中龙凤

送回来了 5

啊啊啊啊太太的更文速度太让人感动了!!太好的写的!!给您我的小心心!!!

有只冬宝:

送回来了  5




非CP!兄弟向!


金钱豹被先祖送回来了。


变成了一头小奶豹。


又称《瓦坎达国王养豹事件》。


第五集,小豹子打架气势十足。


喜欢请点赞或评论吖~


【and第二次修改,看我什么时候不被屏蔽……




五  朝阳升起来,不想咬人了




姆巴库想起来,刚刚成年那阵,他和一只成年雄性金钱豹,正面刚过。


金钱豹,又称花豹,成年后,雄性体重可以达到100KG,尾长可占半身,四肢修长,生性机警凶残,主要居住在非洲和亚洲大陆。所有关于金钱豹的警示中,唯一的一条都是,看见它,绕道走。姆巴库还敢和金钱豹正面刚的时候,也的确是年纪小不懂事,就算被长辈们叮嘱着,他也蛮不在乎。虽然最后活着回去了,但也养了很久的伤。


所谓一朝被蛇咬,姆巴库对金钱豹,有阴影。


要不是为了特查拉,他才不会来。


眼前这头豹子,眼神凶狠,踩住他的胸口,微微露出尖牙,喉咙里低声吼着,压迫力十足。


姆巴库本来应该害怕,不知怎么回事,看着豹子的一口牙,他想,没想到,小豹子的小牙还挺可爱。嗯,小牙?姆巴库再仔细一看,可不是小牙,这小豹子连身上的绒毛还没退干净呢。


吓唬谁呢?


姆巴库单手拎着小豹子站起来。




特查拉,娜吉亚还有苏睿赶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奥克耶手持长矛挡住小豹子的前奔后突,姆巴库呢,苏睿想,姆巴库真敢啊,还做鬼脸刺激小豹子。


尼贾达卡从特查拉进门的那个瞬间就感觉到了,他就是烦躁,他太想咬人了,又不能咬特查拉。


特查拉快走几步,弯腰把小豹子抄进自己怀里,安抚地拍了拍它。


尼贾达卡心里气,但还是顺着特查拉的胳膊向上爬,又窜上特查拉的肩头。


它好像很喜欢待在高的地方。


姆巴库看着特查拉进来,三下两下就制服了小豹子,有点惊讶,还是规规矩矩道,陛下。


特查拉点点头,笑着道,姆巴库,好久不见!


姆巴库张开胳膊,想要给特查拉一个男人之间的拥抱,在看见小豹子威胁的眼神之后,选择了放弃。特查拉抬头瞟了一眼尼贾达卡,对它道,不要闹。尼贾达卡掉了个头,屁股对着特查拉,扑通趴下去,尾巴尖翘起来,轻轻乱拍特查拉的下颌骨。这豹子,不开心就拿屁股对人?


姆巴库想了想,决定单刀直入,指着小豹子对特查拉道,陛下,这是尼贾达卡吧?


虽然是个疑问句,但语气是肯定的。


特查拉没表情,也没回答,奥克耶,娜吉亚沉默不语,年轻的苏睿沉不住气道,当然不是!


她反驳得太快,又太急切,反而印证了姆巴库的想法。


特查拉看看姆巴库,姆巴库指指小豹子道,我认得他那个眼神。


特查拉眉毛一挑。


姆巴库接着问道,陛下,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奥克耶想,你没看见陛下这么宠这只小豹子吗,大概不会处置了。


而特查拉心里想的是,自己好歹是和瓦卡比一起长大的,昨天也是瓦卡比先见到的小豹子,反而是这个不怎么见面的姆巴库,先发现了豹子的身份。唉,一提瓦卡比就有点难过,当初说反就反,兄弟这么多年真是白做,最后还怼自己。特查拉事后没说什么,但怎么可能不伤心。瓦卡比之后也很认真道歉。特查拉很能理解瓦卡比和他的部落想要征服世界的心愿,但一个人有力量的表现,并不是用自己的力量来控制别人,而是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来控制自己。这番话讲出去,瓦卡比也是似懂非懂。总之,陛下现在看着姆巴库,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选错了发小。


姆巴库看着特查拉不说话,想了下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在姆巴库的心中,尼贾达卡是野兽,是杀人不眨眼的邪恶反派,当然需要被小心看管起来,最好五花大绑,关起来,锁进地下大牢,每天都教训一顿。他看看特查拉,特查拉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自己捏着小豹子的尾巴而不自知,在姆巴库面前非常狂暴的小豹子也由着他捏。姆巴库福至心灵,忽然明白过来,陛下这是真的要把这头豹子当成兄弟,想要挽回这段兄弟感情了。


怎么说呢,姆巴库理性上认为,这种做法并不合适,毕竟一个人变成了一头豹子,实在不对劲,而且还是金钱豹这种狂暴物种,小心为上。但感情上就不一样了,特查拉原来还有这么感性的一面,身为粉丝的姆巴库必须努力控制自己当面发现爱豆竟然如此反差萌的狂喜,他努力平复心情,嗯,这是人家家事,他这么一大早巴巴地来,瞎操什么心呢。


不过,他比较好奇的是,特查拉对尼贾达卡这么上心,那么,反过来呢?


姆巴库忽然想试一下。


然后,他就动手了。


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一脸友善的大个子突然发难。


特查拉立马感觉到姆巴库的拳风到了眼前,本能地向左一侧,紧接着本能地右手向前出拳。小豹子突然面临这么一个变故,反应起来也很快,本来爬趴在特查拉左肩上,这时一个猛跳,越过特查拉的头顶,再在他右前臂上一蹬,向前一扑,露出一口獠牙要去咬姆巴库。


奥克耶立即要出战,苏睿也进入战斗状态,娜吉亚伸手拦住两个人,奥克耶和苏睿不解地看她,娜吉亚小声道,看着那头豹子。


姆巴库显然预料到了小豹子会扑过来,身子一冽,侧身躲过了豹子的攻击,接着再次冲向特查拉。豹子一击未中,看着他又去攻击特查拉,低吼起来,又借力跃上来,想从背后咬住姆巴库。姆巴库似乎就是算着豹子的动作,轻巧一闪,让豹子扑了个空。


这下,特查拉也明白过来,姆巴库这是想做什么了


特查拉看着两次攻击都失败了的小豹子,已经有点失控,也顾不得要隐藏尼贾达卡的身份了,对着小豹子道,尼贾达卡,回来!


尼贾达卡停不下来,他已经被气昏了头:一大早,先是被喂了狗粮,然后又发现自己还会吃苏睿的醋,特别希望自己能像苏睿那样,得到特查拉的那种哥哥的关注,再然后就被姆巴库调戏。豹不可忍!想尼贾达卡纵横沙场数年,在猎物到手之前,多少忍耐做不到,现在回到瓦坎达变成了小豹子之后,情绪被更多地释放出来,一丁点委屈都不想忍,他生气了,他必须咬人。


他要咬姆巴库。


可,特查拉的话也不能不听。


在咬住姆巴库泄愤和不能让特查拉难堪之间,尼贾达卡犹豫了两秒,选择了回去。


姆巴库很满意。


姆巴库简直太满意了。


娜吉亚在特查拉背后悄悄给姆巴库竖了个大拇指,奥克耶也赞同地点点头,苏睿看着小豹子这次熟门熟路,扒住特查拉的小腿,两个起跃就到了特查拉肩头,也大概明白过来,姆巴库是在做什么。


厉害了,她怎么没想到。


姆巴库目的达到,放下心来,也不再多话,要跟特查拉告辞。


特查拉心里颇满意姆巴库这个主意,对苏睿道,你带姆巴库去实验室,看他们需要什么。


姆巴库眼睛一亮,趁这个机会,一定要问问那张图片是怎么回事。


姆巴库跟着苏睿往实验室走去,路上,苏睿道,姆巴库,这次谢谢你啦。


姆巴库憨厚地笑了笑。苏睿拿起远距离联络系统,递给姆巴库道,多亏了你,要不然也没人知道那头豹子是什么心思,也不敢让我哥一直养着它。


姆巴库道,我这也是笨办法。姆巴库道,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点。苏睿点点头。


说完了正事,姆巴库接着问,小公主,今天早上那张照片是哪里来的?


照片?苏睿困惑了两秒,接着反应过来道,哦,那张照片啊,是我抓拍的,上边不是有我的署名?她边疑惑着,边拿出手机来一看,真不愧是低调的亲哥哥,他发图片的时候屏蔽了来源。


苏睿笑了一下,看姆巴库有点渴望的小眼神,这种眼神,苏睿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问道,要不,我把原图给你?姆巴库立即就像被点亮了,点头。再怎么说,姆巴库是需要用外交手段来联络的部落首领,如果她的推测没错,用这种办法联络起来就方便多了。苏睿道,要么,以后我哥的新照片,我都给你一份?姆巴库没想到还有好事,想也不想就点头,接着看到苏睿一副了然的表情,又要装成熟,咳了两声道,这是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苏睿也严肃,当然,我还会把视频和动图整理好了发给你。


爱是藏不住的啊,姆巴库先生。




还留在大厅里的特查拉,对刚刚尼贾达卡的表现非常满意。


他也没想到过,尼贾达卡会这么听他的指令。


一头野兽,在狂怒的边缘,还能听从人的指令,这几乎算得上顶级的忠诚和信任了。


娜吉亚像是猜到了特查拉的心思,伸手去摸小豹子的毛,笑道,它这样,我就放心了。


尼贾达卡反嘴咬在娜吉亚手背上,假装用力,咂摸了两下,放开她,女人!下次我就真咬你了!


奥克耶当然更加清楚,小豹子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她在战场上,面对瓦卡比那头疯狂的犀牛都无畏无惧,就是因为相信,野兽虽野,亦有灵性,它们会真心保护自己喜欢的人。野兽比起人类来,在某些方面更加直白,也更深刻。


娜吉亚握住特查拉的手,想起来什么,问小豹子,尼贾达卡,你是有记忆的对吗,有的话就点头。


尼贾达卡打了个哈欠。


他才不要承认,变成这副样子已经够倒霉的了,再要承认自己会主动保护特查拉,他堂堂一个杀人魔头,还要不要面子?


娜吉亚看它不动,推着特查拉道,你问他。


这次,连奥克耶都来了兴趣。


特查拉看看小豹子,小豹子也看看他,特查拉笑着道,算了,顺其自然吧,等时机来了,我们自然会知道答案。


THERE YOU ARE!知道为什么特查拉是国王了吗!尼贾达卡要给特查拉竖大拇指了。


但他没有大拇指。


于是,特查拉脸上被糊了一脸小豹子的口水。


娜吉亚先笑起来。奥克耶也没忍住。特查拉有点无奈。


整个大厅里,洋溢着一种温馨的味道。


尼贾达卡觉得这种感觉十分眼熟。


尼贾达卡趴回特查拉的肩头,闭眼睛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有过这种经历的。


那是他后来经常做的一个关于童年的梦。


是在一条漫长的隧道里。


刚开始,隧道像水族馆里的展示屏,亮亮的,屏上面,是三四岁的自己,还有年轻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家三口去游乐园玩,他手里捧着一只很大很大的香草味冰淇淋,吃得满脸都是,妈妈笑着来帮他擦脸。他抬头去看的时候,爸爸妈妈的脸其实很模糊,他只记得他们戴着很好看的草帽,他也戴着,是家庭款,一家人很开心的样子。到了傍晚,人渐渐少了,爸爸觉得没那么拥挤了,和妈妈一起抱着他去坐旋转木马,天色微微暗,霓虹灯闪烁起来,他抱着小马的脖子,体力不支昏昏沉沉,听不清爸爸妈妈在说什么,直觉应该是很美好的事情,他就这样,在父母的声音里慢慢睡去。


隧道再往后,便暗下来,更像一条永无止境的作战巷道,周围炮火连天,炮火纷飞,他好像也受了伤,巷道太矮,他只能猫腰行走,蹒跚向前,找不到出去的路。


这条隧道太长了,他想要回去,可往后一退,就是尸山,堵住了退路,只能往前。前方没有光亮,他一度只能告诉自己,前方有光亮,只要向前走,就又能回到那座旋转木马前,他父母微笑着,招呼他,ERIK,不要怕。又或者是,他爸爸一脸神往的表情对他说,ERIK,你真正的名字叫做尼贾达卡,你的故乡在瓦坎达,瓦坎达有全世界最美的夕阳。


尼贾达卡想,他也许没有那么爱瓦坎达,他只是爱自己爸爸谈起瓦坎达时那种满足的神情。


他也许,还爱的,是那个希望能在瓦坎达一家团圆的永恒梦幻。


梦境总是混乱,尼贾达卡刚开始还伤感,后来渐渐麻木。也不是刻意想麻木的,就是,不麻木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伤心。心里像是被插进了一架绞肉机,想起来就都是粉末,那不如,不想了吧。


他来到瓦坎达的时候,已经彻底堵死了那条隧道。人对自己的反复洗脑,在一定程度上,当然可以成功。把堂哥摔下瀑布的尼贾达卡,已经不再相信,隧道有光亮,他早已经永远地被埋在了地底下。




尼贾达卡听着特查拉温情地跟娜吉亚道别,娜吉亚在许诺早点回来,奥克耶还抽空打趣了一下婚礼的进程,而他以豹子的形态活着。尼贾达卡想,至少到目前为止,被他们接受着,被特查拉接受着,他觉得自己这次,好像,大概,应该是,重新,摸到了那条名为痛苦的隧道的出口。


像是重新看见了光。


说不定,他还能摸到光。


他不太相信,又想相信。不敢相信,又舍不得不相信。


他会有个家。


特查拉送走了娜吉亚,摸摸小豹子的脑袋,温柔笑着说,尼贾达卡,不管你听不听得懂,瓦坎达都是你的家,欢迎你再次回来。


HOME?


SWEET HOME?


被人照看,得到爱,放开胸怀,有人陪伴,的,家?


娜吉亚的飞行器起飞的时候,发出轰隆声,接着迅速飞向远方,特查拉不舍地看着飞行器离开。此时,旭日正东升,瓦坎达正在苏醒过来,尼贾达卡低头顶住特查拉的下巴,亲昵地蹭蹭他,特查拉也蹭了蹭它。


尼贾达卡站在特查拉的肩头,看着远方,想,没想到瓦坎达不止夕阳美,朝阳也美。


不管他这次回来会发生什么,总归有人在期待自己。


能够被人期待,原来是这种感觉。


看,就说了,变成豹子之后,他脆弱的一面被放大了。


被放大了,也不错。




TBC



























评论(1)

热度(26)

  1. 异想天开有只冬宝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二虎w有只冬宝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太太的更文速度太让人感动了!!太好的写的!!给您我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