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二虎w

超凡绝伦人中龙凤

【巍澜】搜魂 (原著令主如何让剧版HE)

神仙!!!您也是上古圣人吧!!!

蠢萌的小学霸:

预警:


原著赵云澜穿越帮助巍澜两人重聚的故事


令主巨帅,帅破天际


HE


 


 


赵云澜今儿终于把那本《蔬菜种植技术》看到了第二节,晕晕乎乎在特调处二楼的沙发床上睡了个回笼觉,睁眼就感觉不对劲儿了。


这似乎是直接到了他自己光明路四号的特调处旧址办公室去了,办公室的布置倒是和他品味相似,只是办公室一捧一捧的花是怎么回事?今儿哪位姐夫结婚他当了伴郎吗?


哎,看来可能是穿越回去了,也不知道穿越回了那个时间段,和自家美人进展到了哪个阶段,这娇贵的胃已经给沈巍宠坏了,一想到还要自己回家泡面吃就浑身不自在。


赵云澜越想越烦,于是把抽屉一拉开想要拿包烟出来,这下坏了,自己惯常放烟的抽屉里居然是一盒子各种各样的棒棒糖。


 


这不对,这很不对,这似乎不是自己那个世界。


要先了解些情报,于是赵云澜打开了浏览器,发现这个世界有点儿意思啊,一边儿地星,一边儿海星,一年前两边打的人仰马翻的,而自己是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他赵云澜明明人还活着,就弄得和死了的先贤一样,每年居然还有纪念活动,平白的让人觉得一阵不爽。


再往下翻,就看到这边的沈巍是个什么黑袍使,居然在一年前为镇压他弟弟、保护和平牺牲了。他就翻了个白眼,名字杀马特他也就忍了,什么夜尊居然能吞噬,还把他哥吞肚子里,最后自爆了,什么脑残剧情,这是拍西游记吗?


“可以啊赵云澜,老婆都死了还活的这么滋润,”赵云澜拍了拍自己这副身体的脸,觉得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心里一阵暗火。


 


他晃了一圈,在浴室里一看,呵,眼睛鼻子还是原装的,倒是他的下巴也跟着有点儿不太对劲儿,一圈胡子怪扎人的。于是拿出剃须刀仔仔细细的把自己的胡茬刮去了,收拾的像个人了,才走出了办公室。


 


“獐狮,今天下午去海星鉴开个会,”祝红头也不回的命令道,显然是没看到他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祝红留了短发,很是精明强干的样子,颇有几分领导气质了。


蹬鼻子上脸了呀,小蛇,老子当年怎么对你的,还爬老子头上来了?


 


“獐狮,你,你的胡子怎么?你说好不动老赵的身体的!”人形的大庆仿佛炸了毛一般冲过来,像个小炮仗似得,给赵云澜好一个踉跄,眼神狼崽子一样,猫爪子就要划到他脸上来,被他赵大处长一个擒拿制住了。


这时候一向懦弱的小郭居然也一个健步冲上来,眼睛红的和兔子似得,小电棒都捏在手上了。


 


“哎哎哎,谁是獐狮,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云澜。”赵云澜仰天长啸,这都什么事儿啊?


“你是赵云澜?”大庆的一脸的不可置信,再看看那混蛋的手法,竟然和当年一模一样。于是活了万年的猫的鼻子翕动,接着一滴两滴,一脸的泪水就往下淌,抱住赵云澜死死的就不放手了。


 


“老,老赵?”祝红当时就红了眼眶,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和熟悉的神色,嘴唇都颤抖起来,“你怎么回来的?你不是祭了镇魂灯了吗?”


“我祭了镇魂灯?”赵云澜轻蔑一笑,眼神就往小郭身上瞟,灯芯不是在这儿吗?


啧啧,就说沈巍死了赵云澜怎么会独活?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主儿。就是那舍命保护他的,黄泉之下的小美人得心疼死。


“哎,哎,别哭啊,我不是这个世界的赵云澜,”眼见着特调处上下听了这话,更是抑制不住眼泪,赵云澜倒是不好意思起来,只好一个个安慰过去。


“你们倒是告诉我,这个世界的赵云澜怎么落到这番境地的?”赵云澜好不容易哄好了这个,那个又哭了,像个幼儿园大班主任似得,只得转移话题,听大家(主要是什么都经历过的大庆)七嘴八舌的讲他们的过往。


 


 


“云澜,你回来了。”那是轻轻的一声,却仿佛十万大山压在心头一般的沉重。


不知什么时候,从虚空里钻出一个人来,他虚弱至极,一身衣衫凌乱不堪,脸上的血迹未干,眼神炙热而悲凉,正是这个世界,唤作黑袍使的沈巍。


 


“我不是,我是穿越来的。你,”


赵云澜看到那一身的血,一瞬间脑子就蒙了。他的小鬼王,他天地人鬼神都可斩的战魂使,即使那日被黄泉水做的冰锥刺穿了心脏,也从未在他面前如此狼狈。只有一次,只有他深陷烈火,以身填大封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这样的撕心裂肺。


 


“谁,是谁伤的你?”


赵云澜明明知道是谁,也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赵云澜。但他只要想到他护在心头的人被伤的体无完肤,就仿佛一头被夺取幼崽的母豹,眼神凶狠,青筋毕露,身子微微向前倾,仿佛虽是都要扑上去血洗地星一般。


 


“沈教授?”众人皆是倒抽一口气,祝红第一个忍不住冲上去问:“你回来了?那赵处呢?你找到赵处了吗?”


沈巍摇摇头,看向眼前这个赵云澜,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沈巍知道那不是他的云澜,却依旧小心翼翼的盯着他,仿佛透过他,看到了另一个人,他眼神温柔而悲恸:


“我分明是死了,却在虫洞遇上了他,相约再见,我想凝聚最后一丝力量抱着他,可是他的身形却越来越模糊,我终究没抓住。”


 


“怎么,这是镇魂灯拆散了一对儿情侣?”令主揶揄道。


“我和云澜是兄弟情。”沈巍低下头,“万年前他救我,如今还是他救我。”


好吧,看的出来,求生欲真强,令主耸耸肩。


 


赵云澜是换了个躯体,但是他的本事没有丢。


正在众人沉寂在悲痛的气氛中时,他的天眼却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沈巍的身体是一团黑色的不断流动的黑雾,而笼罩在黑雾之外的,却是透着金色光芒的雾气,把他整个人保护起来。


他一瞬间明了了,那一瞬间的模糊是什么意思,这个世界的赵云澜用用尽自己的魂力启动了四件圣器,用自己的力量护住他,给沈巍重塑了肉身。赵云澜围在沈巍身边的能量之强,可能是抱着魂飞魄散的想法这样做的。


赵云澜啊,赵云澜啊,我说你怎么这么不体谅沈巍的一片心意,执意做了灯芯。原来你不仅仅是想拯救天下苍生,你那一点私心,不就是抱着一命换一命的想法去换他吗?


历经生死如何,被烈焰烧灼又如何,若能换他回来,都值得。


就凭这一点,我敬你。


 


大荒山圣悲天悯人的一眼,看向这苍茫的海星世间,这里没有女娲补天、没有伏羲三十三天网封住大不敬之地,没有幽冥,没有轮回,没有我左肩魂火,把天捅漏了而从混沌中跌落孕育出的鬼族,也没有送他三十六颗大板牙的小鬼王。


即使你不是大荒山圣,没有了镇魂鞭和明鉴,赵云澜还是赵云澜,却仍然逃不过他千方百计躲不过的轨迹,最终以身化灯芯,镇世人苦难。


赵云澜就算死,也死的像昆仑山,不是什么荒郊野岭的小坟包。


 


大荒山圣忽然想起一件事,等等,我说这世界没有轮回,只有地星人和海星人。那沈巍的身体为什么是一团能量可怖的黑雾,而不是像常人一般的三魂七魄?等等,大庆说沈巍找了他一万年,哪个平凡人能轻轻松松的活过一万年?


等一下,昆仑君忽然发现一点不对,若赵云澜真是个凡人,哪里来的那么多能量在身体及其衰微的情况下不仅护住沈巍,还让镇魂灯常亮不熄?他若是个凡人,为何只有他能和几件圣器产生共鸣?他如果只是凡人,如何懂得让这里的大神木发芽的方法?


天道这家伙,把他从自己的世界推到这里来,难道就只是意思意思?天道这老狐狸总是能把人往既定的轨迹上推,未灼已化之魂,小郭都在这里了,赵云澜死的不应当啊?


那如果,镇魂灯并不完整呢?


他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想,只是,这猜想时不待人。


 


    


“天道没有绝人之路,或许我还有办法,”他身姿猛地挺拔了起来,浑身是不容置疑的气势,“给我准备朱砂5斤,黑狗血,黑猫血,黑驴血各1斤,还有红香炉,蜡烛72只和白酒,还有把镇魂灯拿来一用……”


“赵处,这镇魂灯在地君殿,我们恐怕难的拿到。”小郭眨了眨眼看楚恕之。


“镇魂灯不会灭,不影响他们,”山圣言之凿凿,心中却只有六七成把握,可他存了私心,便说的像是胸有成竹一般。


 


“好,马上去办!”祝红觉得别的世界的赵云澜都能穿越回来,沈教授起死回生,那说不定老赵也能回来,什么稀奇的事情都能赶上了,那就都可以一试。沈巍也点点头,下地星去借镇魂灯去了。


昆仑君从魂书上看来的除了阴兵斩之外,还有一个以搜魂的方法,只是十分凶险,且要求良多,这世界上没有小鬼也没有幽冥,不知有没有正常轮回,不知能否起作用。不过他那时看着有趣学了些,恰好此时沈巍身上有赵云澜的残魂,尚且可试一试。


 


特调处大厅的灯光很暗,影影绰绰的鬼影一般笼罩着屋子里的一应摆设,暗红的香炉,大红的血色符纸,他用掺和着沈巍鲜血的朱砂在地上划出一个巨大的伏羲八卦阵,令主每下一笔都颤动着双手,几经煎熬,头发濡湿凌乱,眼神冰凉默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活像一个游荡人间的鬼差。


“郭长城站在阵眼,祝红把蜡烛拿出来,朝东门,从门口向西边摆,三十六对蜡烛都用上,”镇魂令主的声音仿佛鬼魅一般,吓得郭长城装出来的哪一点勇气散了个尽,哆哆嗦嗦看着他,“要快,我算过,今日午夜子时是最好的时间。”


一阵罡风从门边呼啸而过,令主的唇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客厅中温度骤降,祝红第一个感觉不对头,她全身上下的汗毛倒竖,冷汗不断的流,只听得隐约哗啦啦的铁链声响起,似乎是索命的恶鬼踏着步子来了,郭长城这个社会主义温暖下成长的孩子已经抖得不行了,小声叫着楚哥救命。


“啪,”一声,镇魂令主手一扬,三十六对惨白惨白的蜡烛忽的燃烧起来,众人看见这一幕眼睛瞪大,心跳近乎停止,令主的眼神向沈巍处一晃,沈巍就毫不留情的割开自己的手腕,鲜血肆意的流淌下来,滴落在令主瓷白的碗中,和朱砂会在一起,红的触目惊心。


那人右手双指沾上沈巍的鲜血,右手在那一片惨白的蜡烛圈子里凭空舞出一道漂亮的符咒,左手将蛇族上好的白酒往地上一撒,酒液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在地上疯狂舞动起来,令主嘴中沉重沙哑道:


“白烛燃,阴阳两界自此开,黄泉千尺寒且远,吾以此酒敬鬼神。此血为寻镇魂令主——赵云澜,上黄泉下碧落,搜三魂摄七魄!”


 


令主将沈巍滴着血的手腕往当空上巨大的符咒上一按,刺啦一声,血液仿佛龙蛇凤栖一般飞舞,沈巍闷哼一声,一双红眼中却全是渴望的神色。


接着,那巨大的符咒自上而下,旋风一般的快速旋转起来,从地上的镇魂灯往外抽出来一个模糊的人影缓缓出现,他双唇染血,脸色白的不似常人,与眼前的大荒山圣如初一辙的外貌,来人正是那日消失的赵云澜!


 


山圣沾血在郭长城的背上画了一个及其诡异的符咒,命他反复念:


“镇生者之魂,


安死者之心,


赎未完之罪,


轮未竟之回。”


 


 


此时,那郭长城诡异的符咒发出了金色的光芒,朝着镇魂灯去了,笼罩住了整个灯体,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笼罩在整个大地上,那赵云澜的魂体就愈发的明晰,可惜神智不清,几乎不能说话,只能用他那双饱含惊讶和喜悦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沈巍。


“云澜,云澜?”沈巍不顾自己淌血的手腕,而赵云澜却盯着那鲜红的血液不放,眼神凄楚却释然。


“我没事,你别为我哭。”沈巍看着他眼眶充血,神色温柔却疯狂,“我一定要把你带回来。”


 


“三魂七魄皆缺略,此人神魂不稳,不可开口,神智也不清。”令主判词一下,咬破自己的手指,沾染的却是昆仑君魂体上,无实体的血液,几十张符咒朝着灯体袭去,贴在不断燃烧的地方,发出金色的光。


“上黄泉下碧落,搜此人的三魂七魄,去!”搜魂符一听此令,仿佛离弦的箭一般,噼里啪啦的打在各色鬼魅或实体上,令主右手在虚空中一抓,无数细小的碎片就在他的手中发出晶莹的光亮来,仿佛水中一捧月色般脆弱。


令主命沈巍打开那万年前盛着糖纸的魂火项链,将那一捧光亮猛地灌了进去。令主取了自己的一滴血,一簇非常细小的火花从指间飞出去,正好落在了血丝凝成的细长的灯芯上,镇魂灯里悠悠地升起一段萤火一般的微弱光晕。


待他再往沈巍处一眼,那把共工长刀就那么直直的朝镇魂灯与赵云澜链接的地方猛地斩了下去,那赵云澜魂魄忽的暗了下去,却是脱离了镇魂灯的控制,无力的跌坐在地上,令主早早的给自己前胸后背画满了符咒,此时一把将他拉入自己的躯体。


 


于此同时,镇魂灯仿佛一个黑洞一般,疯狂的明亮起来,似乎要将一切吞噬进去。


“不好,郭长城!”楚恕之大喊起来,令整个阵法疯狂晃动起来,令主身体里的魂魄刚刚归位,暗叫一声不好。


“楚哥,赵处,沈教授,感谢你们,我本来就该做灯芯,我,”小郭整个人被阵法疯狂反噬起来,金色的灯芯连实体都很难维持。


“我不会让你去的,”楚恕之几乎疯魔,抓不住小郭的手腕。


 


“别说话,小郭继续念!你们也念。”令主此时身形不稳,一口鲜血竟是直接呕了出来,被沈巍揽在怀里,整个人护在怀里。


啧啧,这个小崽子也挺会有心的,瞧这心急的,什么兄弟情,tm是想上他把。


 


接着,镇魂灯在众人的齐声中,镇魂灯发出不一样的金色光芒,


“镇生者之魂,


安死者之心,


赎未完之罪,


轮未竟之回。”


郭长城身上突然闪现出淡淡的橙色光晕,就像温暖的火光一样,一起扑向了那盏燃烧的镇魂灯。


接着,一道光从远方传来,这时间里本该万里黑暗,而那小小的光芒先是极其微弱,而后烧起来的范围却越来越大,最后蔓延到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地方,铺满了整个大地。


 


镇魂灯,镇魂,镇人心,至死方生。


慢慢的,灯芯保持了一个较低的明度,缓缓燃烧起来,小郭依旧在原地,只是整个人快要晕倒了。


令主此时也感到一阵轻松,无人伤亡,看来是自己的使命完成了。


 


 “沈巍,赵云澜做灯芯时,生命四散在时间线各处了,不能硬去。我用搜魂符给他打上了记号,你和他慢慢搜集全吧,不过他为你塑肉身,难免有损失,现在五感尽失,需要魂魄归位方可恢复。”


 


令主感到一阵巨大的拉扯力,将他往自己的世界线扯,但他要交代完最后几句。


“多谢令主搭救,”沈巍朝着令主的方向,直直的跪了下去。


“只是不愿意看见沈巍身边没有赵云澜,一片私心,”令主笑的颇有几分昆仑的宽容和包含,仿佛他就是那山川河脉,万千大山,静谧而包容,然后消失在了时间线的边缘。


临走前,他的天眼看见赵云澜的灵魂上只是有多处残缺,问题不算大,最大的问题是他左肩的魂火不见了,而沈巍黑色的能量外面,出现与他魂火如出一辙的亮光。


 


想来,赵云澜以身饲灯,用魂火重塑了沈巍的肉身,最后沈巍为他搜集三魂七魄,不要几十年,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赵云澜。


这样一想,不是与他当年昆仑与小鬼王的经历如出一辙吗?


 


当年的女娲补天,伏羲大封,我的魂火生出鬼族,神农建立轮回,还有我那死猫去舔蚩尤的血换我守护巫妖二族,都是不可避免的。


因为无论我们如何抗拒,如何变化,都抵不过天道扯着我们的步伐向既定的结局走去


——沈巍和赵云澜一定会在一起。


 


夜幕四合的时候,阁楼上的赵云澜打了个哈欠,一身的冷汗有些粘人。他从沙发床上睁开了眼睛,下意识的去找什么东西。


沈巍搬了个椅子,坐在赵云澜的旁边,握住了他的手,见他醒了,眼底藏着担忧,却笑着问:“梦见什么了,一直喊我的名字?”


赵云澜看见他家美人一排浓密卷翘的睫毛蝴蝶一般扇动,心里的焦虑平静下来。


“梦见个小美人,赵云澜舔了舔下嘴唇,“和你一样好看。”


“是吗?”沈巍低头把赵云澜抱起来,眼神里的疯狂占有欲几乎化为实质。


“嗯,是另一个世界的你,把我弄丢了。”赵云澜早就不要脸了,十分享受的躺在美人的臂弯里。

“我不会,”沈巍抬起头来,眼底一片晴明和认真,“我永远不会弄丢你。”


评论

热度(2416)

  1. 白夜蠢萌的小学霸暂停营业中 转载了此文字